蒋敦豪为何能在鸟巢夺冠?

发布时间:2016-10-08

    这是最不好预测结果的一次,不论是“好声音”时,还是这一次的“新歌声”。

    10月7日下午,我在朋友圈问了一句:您认为今晚谁会在鸟巢夺冠?没有众望所归,答案五花八门。支持向洋、徐歌阳、蒋敦豪、汪晨蕊虽然更多,但票数不分伯仲。

天时
 
    10月7日深夜,汪峰个人微信号推出了一张海报:每一个冠军都意味着对梦想的坚持。海报中,汪峰笑得非常开心,而蒋敦豪则望向远方,眼神充满期待。

    不论是梦想还是坚持,进入鸟巢总决赛的向洋、徐歌阳、蒋敦豪、杨美娜、李佩玲、汪晨蕊都有,但冠军只有一个。这句话,更像是说给导师汪峰的。

    上一季,汪峰的一句:我是导师中唯一在鸟巢开过个唱的,曾引发舆论热议。但“陪跑”三季后,汪峰终于把他的学员蒋敦豪推上了冠军宝座。在6米高的升降舞台上,笑容一直挂在汪峰的脸上,你如果足够细心的话,你会发现,冠军奖杯一直是汪峰握着的。

    蒋敦豪能够夺冠,首先得益于《中国新歌声》投票机制的变化。今年的评审团,音乐制作人的话语权成为最重要的部分,而媒体的票数则有所压缩。这一变化无疑是科学的,在品论音乐上,制作人一定比媒体人更权威更专业。而汪峰和媒体关系的处理,则是公开的秘密。

    总决赛的六个名额,汪峰战队占据了两席,就已经说明了一切。坊间甚至传闻汪峰的另一个学员刘文天也一度摸到了总决赛的入场券。这也许可以算是汪峰战队夺冠的天时。


 
地利
 
    总决赛的赛制是,四位导师将和自己的学员分别合唱一首歌曲,再由六位学员完成自己的个人主秀,由现场观众投票决出两位学员成为冠军候选人。两位冠军候选人再各自演绎一首歌,由现场观众和81位专业评审决出最终的总冠军。

    在导师和自己的学员合唱一首歌环节,周杰伦战队和汪峰战队表现最好。

    周杰伦和向洋演绎了周杰伦较早期的作品《双截棍》。大刀阔斧的改编,让向洋擅长的口琴SOLO作为开场,而后又在间奏里让向洋“口琴与Bbox齐飞”,可谓用心良苦。除了口技,向洋还首度尝试了说唱,而师徒二人共同秀出的一段苏格兰舞步,实属惊喜。

    汪峰师徒三人在合唱环节,则联手表演了汪峰的新歌《满》。虽然《中国新歌声》首播中,周杰伦已经演绎过一版《满》,但师徒三人又对这首歌曲进行了个性的改编,歌词也有不少让人惊喜的创新,融入了当下最流行的“代购”“新歌声”等话题,让观众耳目一新。

    个人主秀部分,应该说,汪晨蕊、向洋和蒋敦豪更为出色。但凭心而论,蒋敦豪演绎汪峰的《河流》并不算出类拔萃,汪峰在点评时也提到,你这个年龄还体味不到岁月的沧桑。但即便如此,蒋敦豪的票数还是达到了最高。如果说起原因,也许只能归结于汪峰的卖力拉票。汪峰在现场始终在念自己学员的编号,提醒大家一定投票。即便点评完,也不忘回过身面向观众,向大家要支持。也许鸟巢是他最熟悉的。客观地讲,汪峰的鸟巢个人演唱会要比新歌声总决赛的上座率都高,在他的心中,鸟巢就是他的主场。这也许可以算作汪峰的地利。

    向洋和蒋敦豪进入终极对决,可以说周杰伦和汪峰看上去都很紧张,这个冠军两个人都很在乎。过往四届冠军,除了张惠妹的学员李琦拿过,另外三届都是那英的学员夺冠,当晚必将产生新的冠军导师。

    赛后有评论说,每届冠军都是民谣路线,并且一定要拿吉他!第一届杨博,第二届李琦,第四届张磊,第五届蒋敦豪,冠军都拿吉他。其实杨博算摇滚才对,而张碧晨走的则是情歌路线。如果说五届冠军的共同特质,也许走心才是。
 
人和
 
    “唱我歌的都没好下场,好像都被淘汰了!我希望向洋能够打破这个魔咒!”最后一轮演唱之前,周杰伦如此给自己的学员向洋打气。可以说,除了和导师演唱了《双截棍》之外,向洋当晚演唱了《最长的电影》、《城里的月光+女人花》,而蒋敦豪恰恰相反,从最初演唱《天空之城》征服导师,到后来的《乌兰巴托的夜》《傻瓜》《离开北京》,而总决赛则全部演绎导师汪峰的作品《满》《河流》《窗台》。可以说,蒋敦豪在音乐的道路上在逐渐靠近汪峰的表达。加之,他在自己的吉他上索要了汪峰的签名,以及在鸟巢备战期间又要了章子怡的签名,蒋敦豪与导师在心灵的距离上,起码在表象上看是非常近的。这也决定了汪峰战队并不乏“人和”的有利因素。

    蒋敦豪的《窗台》只演唱了几句,汪峰便开始频频点头,并不时看了看身边的那英。安静空灵表达的蒋敦豪再次归来,而向洋则显得不够安定,以至于在演唱完《女人花》向《城里的月光》转换时出现了忘词。

    演唱结束后,蒋敦豪和向洋站上冠军终极PK台,评委以及媒体投票过程中,两人的得票数一度胶着。但蒋敦豪还是以微弱优势胜出,而观众的支持率上,蒋敦豪则获得了更多的支持。

    持续了三个月的浙江卫视《中国新歌声》在鸟巢第二度落下了总决赛的帷幕,一夏天的歌唱在一个冷雨夜戛然而止。而关于歌声和歌手的故事则留下了新的篇章。